以“大历史观”看五四运动_黄山都市网-让都市生活更便捷更温馨

以“大历史观”看五四运动

作者:黄山都市网小编
字体:
发布日期:2019-05-10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以“大历史观”看五四运动

在近代世界剧烈的大变局中,中华文明不得不进行转型,探索真正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最终经过风云激荡的五四运动洗礼与锤炼,中国人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革命有了正确的前进方向,中国人民有了坚强的领导核心。这是五四运动所昭示的历史逻辑、实践逻辑与理论逻辑的统一。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十四次集体学习重要讲话中强调:“要加强对五四运动历史意义的研究,深刻揭示五四运动对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深远影响。要坚持大历史观,把五四运动放到中华民族5000多年文明史、中国人民近代以来170多年斗争史、中国共产党90多年奋斗史中来认识和把握。”

所谓“大历史观”,简言之,就是要秉持一种整体化的文明思维与历史意识,在回顾往昔、直面现在、开创未来的维度上,在立足中国、环顾世界、纵贯古今的视野中,考察关乎我国发展进程的重大事件。具体到五四运动,我们必须将其置于悠长深厚的文明演进与历史变迁的脉络中,由文明转型、道路选择、思潮交融与精神传承四个维度去追根溯源、多方比较,才有可能从这一幅雄壮斑斓的百年画卷中,提炼出历久弥新、值得资鉴的历史意义和时代价值。

历经五千多年的孕育、生长、碰撞与融汇,我国形成了独具一格的中华文明。数千年来,中华文明既坚守本根又与时俱进,使中华民族保持了民族自信和强大的修复能力,培育了共同的情感和价值、理想和精神。然而,任何文明有其优长,定亦有其不足。降至清代,随着统治者政治上奉行专制高压,文化上大兴文字狱,对外关系上采取闭关锁国,中华文明逐渐失去了往日活力。与此同时,欧洲英法诸国通过第一次工业革命,实力与日俱增,开始不断对外扩张。终于在1840年,西方与中国相遇,之后不仅是西力东侵、资本东移,西学也伴随坚船利炮如潮水般涌入华夏大地。毫无疑问,彼时中国深陷于李鸿章口中所形容的“数千年未有之变局”里。换言之,中国已处在文明转型的“历史三峡”之中。破局之道,只有励精图治,实现向民族国家的现代转型。

史学家蒋廷黻先生认为自1840年始,清政府在“战后与战前完全一样,麻木不仁,妄自尊大……中华民族丧失了二十年的宝贵光阴”。直至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英法联军攻陷北京, “堂堂天朝,竟任夷队纵横,为之大哭”,士大夫们纷纷惊愕失措。痛定思痛,唯有改弦易辙,选择改革,洋务运动由此开始。这场以自强求富为目标的运动历时35年,时间不可谓不长,从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推动,力度不可谓不大,由军工制造延及民营企业,规模不可谓不广。奈何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清军一败涂地。为何追摹洋务也改变不了任人欺凌的现状?作为当时新政实操者的李鸿章道出了实情:“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犹可敷衍一时。”单靠引进军事科技,发展工商业,并不是治本之计。

此路不通,则再觅新径。1898年6月11日,旨在学习西方君主立宪制的戊戌变法正式启动。这场涉及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诸多领域的资产阶级改良运动,却因保守势力的阻挠、实施者能力不济和变法措施过于激进等因素,仅持续了103天即宣告失败。可见,资产阶级改革道路,也绝非救国良策。

改革不行,便只有革命。从1894年兴中会成立,到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民主革命伟大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筚路蓝缕,百折不挠,用17年时间带领无数革命志士推翻了在中国延续长达两千多年的传统帝制,建立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不过皇帝虽然没了,乱象依旧丛生。先是袁世凯复辟帝制,紧接着张勋又拥戴溥仪复辟,两场闹剧未果后举国陷入大小军阀混战之中。

数代中国人真心向西方学习,前赴后继,却一再无疾而终,道路选择上的惨痛教训彰彰在目。内忧未已,外患骤至。就在国内政局风雨飘摇之际,1919年5月初,中国外交团在巴黎和会力争权益失败的消息传到国内,所谓“公理战胜强权”的美丽童话顿时化为幻影。

“国亡了,同胞起来呀!”学生领袖罗家伦写出了国人的真切心声。

中国又一次站在了选择道路的十字路口。

梁启超在回顾近代道路选择的理路时写道:国人“先从器物上感觉不足”,接着“是从制度上感觉不足”,辛亥之后“便是从文化根本上感觉不足”。这大致勾勒出了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的变迁轨迹,但尚未从更纵深的时代背景和文化演进的角度去探究为何最终落脚点是思想理论层面。

具体而言,五四运动孕育于戊戌维新以来文化演变积累的基础之上。

>更多相关文章
Copyright @ www.hsds.cc All Right Reserved 黄山都市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皖ICP备12003257号-1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