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鲁斯特的阶级观察与……社会批判(组图)

作者:黄山都市网小编
字体:
发布日期:2019-06-13
来源:网络整理

普鲁斯特的阶级观察与……社会批判(组图)

 
 
 

普鲁斯特的阶级观察与……社会批判(组图)

 
 
 
 
李公明

  在今天阅读普鲁斯特有什么新的意义,这是一个问题。当然,对不同的读者而言必有不同的意义,而在阅读普鲁斯特这个层面上所谓的“今天”与“昨天”究竟有何区别本身也是个问题,因此我提出“今天”和“意义”这两个概念都是需要解释的。读安德烈·艾西蒙编的《我们都爱普鲁斯特28位英美作家解读〈追寻逝去的时光〉》(河西译,上海三联书店,2010年10月),我发现“今天”的普鲁斯特就是进一步向生活与社会开放的普鲁斯特,是可以走出像“记忆”、“私密性”这类主题的普鲁斯特;而“意义”则是如编者的“前言”中所说的,“当我们开始阅读这一本书时,我们会让我们的思维方式做一些改变,试着通过28双其他人的眼睛来看普鲁斯特,每一双眼睛都在召唤一个感到陌生的普鲁斯特,一个我们可能从未考虑过的普鲁斯特的某一面。”(第15页)那么,我们不妨探索一下,是否可以存在一个陌生的普鲁斯特,他的意义就是在“时间”、“记忆”、细碎的“私密”甚至在他的同性恋之下潜藏着阶级观察与社会批判。

  其实,早在瓦尔特·本雅明的笔下就曾触及普鲁斯特的阶级与社会批判问题,他在《普鲁斯特的形象》一文中(张旭东译,原载于《天涯》1998年第5期)提到了“普鲁斯特社会批判的爆炸力量”,认为“布尔乔亚的矫揉造作在笑声中土崩瓦解。它们的回归和被贵族再吸收则是普鲁斯特作品的社会学主题”,可惜未有展开。但是有一段话已经可以使我们对普鲁斯特的印象增加一些社会学的色彩:“普鲁斯特的好奇心里有种侦探成分。在他眼里,社会最上层的一群人是一个犯罪团伙,一群无与伦比的阴谋家:他们是消费者的黑手党。这个团伙把一切同生产有关的事情都从自己的世界里剔除干净,至少要求把这类事情优雅地、羞羞答答地藏在教养良好的职业消费者特有的做派之下。普鲁斯特对势利眼的分析是他的社会批评的顶峰,其重要性远在他对艺术的顶礼膜拜之上。”应该认真地看待本雅明的这段话。从好奇心到侦探心理,无疑是普鲁斯特式观察的主题词,但是过去很少人会把它与社会批判联系起来,可能是因为跟随着普鲁斯特之眼所见的欢宴、豪宅、佣人等等只是个人而非社会、只见细碎而不见整体、只有文句而没有行动、只有怯懦而没有斗争。而本雅明毫不犹豫地从普鲁斯特的目光所向中看到社会最上层的阴谋与黑暗,但是他指的仅是普鲁斯特具有生产与消费的阶级分析感觉,似乎有点像过去我们熟习的那种对不事劳动而饱食终日的消费者寄生虫的鄙夷。“势利眼”严格说来还不是阶级问题,而是人性中阴暗的弱点,在本雅明看来却具有社会批评的意义。但是为什么?

  他继续说:“普鲁斯特描绘的是这样一个阶级,它在任何场合都把自己的物质基础伪装起来,并由此同某种早已没有任何内在的经济上的重要性,但却足够充当上流中产阶级面具的封建主义文化结合在一起。……这样做当然不是为这个阶级效力。因为普鲁斯特作品中表现出来的是一种铁石心肠,是一个走在其阶级前面的人的桀骜不驯。他是他创造出来的世界的主人。在这个阶级尚没有在其最后挣扎中最充分地展露其特征之前,普鲁斯特作品的伟大之处是难以为人所充分领悟的。” 在他看来普鲁斯特描绘了这个阶级的基础与面具,并表达了决绝的态度。那么,本雅明当年所说的普鲁斯特的伟大之处到了今天是否已经为人充分领悟了呢?我看仍然并不乐观。

  然而在这本二十八位作家的解读中,从表面上看本雅明关于普鲁斯特形象中的社会批判问题没有被明显触及,显然这也与作者们的思想倾向有很大关系。但是,也有作者从不同的侧面接近这片社会性的领域,例如路易斯·奥钦克劳斯指出巴黎的资产阶级上层社会终于闯入了“老郊区”的大门,而这本来是传统贵族的领地,“这一点显然已经被普鲁斯特这样敏锐的社会观察家所预见到了”(第171页);又例如安卡·穆尔斯坦对盖尔芒特夫人和维尔迪兰夫人这两家的沙龙进行了这样的分析:“虽然两个沙龙的社会结构完全不同,它们的基本原则和行动模式却是一致的:主人都在一味地阿谀奉承,或恣意妄为,有时则粗暴地排外。”(第184页)这可以说是对普鲁斯特笔下的沙龙政治学的初步探索。或许,我们还可以从奥里弗·贝纳尔的解读中获得启发:“现实我们怎么审视它、感受它、扭曲它、将它嵌入流动的时间之中是普鲁斯特这部巨著的主题。”(第24页)也就是说,以现实的眼光去读普鲁斯特与审视我们自己的生活现实是一致的。无论如何,我相信只要普鲁斯特的阅读史还在延续下去,人们就会不断地发现陌生的普鲁斯特,社会观察的和政治批判的普鲁斯特。

  对美食评论,人们总难以把它与政治批判联系在一起。但是据介绍,英国历史学家和食品专家比·威尔逊的美食评论曾经有很长时间是发表在英国时政周刊《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上的。我不知道这些美食评论与政治评论是否完全没有关系,但是读着比·威尔逊的专著《美味欺诈:食品造假与打假的历史》(周继岚译,三联书店,2010年10月),我相信在这位作者笔下的美食很难不涉及社会的、公共管理的也就是政治的因素。《美味欺诈》主要以英国食品业为中心,追溯了近代以来人类与食品造假和有害食品的艰难斗争的历史,它告诉我们:“在过去的200年间,形形色色的食品欺诈案数不胜数。事实上,在许多国家,正因为政府部门执法不严,才使得许多制假者逍遥法外。《美味欺诈》是一个揭露卑鄙与贪婪的黑色故事,它揭露了那些假饵似的饮食文化,那些为了赚钱可以无视他人死活的可怕谎言;同时这也是一个政府管理失职的故事,后工业时代,政府极不情愿干预食品饮料行业,即使它们已经变得诚信尽失、危机四伏;反倒是早先的政府更乐于参与管理。”(前言)

>更多相关文章
Copyright @ www.hsds.cc All Right Reserved 黄山都市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皖ICP备12003257号-1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